20
11月

安徒生童话三大翻译家:叶君健、林桦、任溶溶

发布者:Belinda

只有经典的译作才能传达原作的精髓

 

         1944年,叶君健应英国战时宣传部之邀,到英国各地巡回演讲装备落后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怎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展开抗日游击战争的事迹,作为开辟欧洲第二战场宣传发动的一部分。工作之余,他从丹麦的朋友那里读到了丹麦文的安徒生童话。安徒生的原文给叶君健的心灵带来极大的快感与启示,让他大开眼界,明白了他原先通过英文和法文读到的那些安徒生童话,只不过是故事,失去了安徒生童话中的诗、诗的意境和人生哲学。联想到当时还十分贫弱的中国儿童文学,特别需要在借鉴中发展,他便萌生了翻译安徒生童话的念头。这样,在剑桥居住的5年时间里,叶君健利用业余时间直译了安徒生的全部童话。1949年回国后,正好新中国成立,叶君健觉得应该把安徒生童话介绍给新生的儿童文学,恰巧这时在文化生活出版社任总编辑的巴金向他约稿,于是便将全部译稿交给了巴金。1953年,由叶君健翻译的安徒生童话《没有画的画册》出版,以后各个分册连续与读者见面。1958年全国出版社调整,文化出版社并入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后,准备出版安徒生童话全集,叶君健又从头到尾将所有译文校订一遍,几乎等于是个新译本,共16册,于是有了中国第一部安徒生童话全集。1978年,这部童话全集再次修订出版,合并为4卷本,成为我国最权威的译本。     

    叶君健译本的最大特点,是他认为安徒生童话是“幻想童话、政治讽刺、诗歌语言三者结合的现代童话,洋溢着一种浪漫主义诗情和博大的人道主义温情”,因而在翻译中对原著的“再解释”很到位,译本得到各方面的很高评价,被丹麦媒体称誉为“在近百种语言的译本中,水平最高”,因为“只有中国的译本把他(安徒生)当作一个伟大作家和诗人来介绍给读者,保持了作者的诗情、幽默感和生动活泼的形象化语言”。为此,丹麦女王隆重地授予叶君健“丹麦国旗勋章”(安徒生因为童话创作成就也获得了“丹麦国旗勋章”),成为全世界惟一一位因为安徒生童话翻译而获此殊荣的翻译家。 

    林桦是我国驻丹麦大使馆的一名外交官,长期在丹麦工作。1955年,他参加了在安徒生的故乡奥登塞为安徒生诞辰150周年而举行的盛大活动,受到感染,萌生了翻译安徒生童话的想法,因工作太忙,没有如愿。1988年退休后,受中国少儿出版社之约,用了整整3年(至1994年)时间,圆了40年的梦想,完成了《安徒生童话全集》的翻译。林桦是根据丹麦安徒生博物馆与丹麦汉斯·里泽尔和弗棱斯塔茨合作出版、1991年印行的《安徒生童话故事全集》来翻译的。这个版本由安徒生生前亲自审定,共收童话157篇,安徒生另有的20余篇童话故事未收入其中。林桦不仅是一位丹麦文学的翻译家,还是安徒生文学的研究者,在翻译安徒生童话外,他还编译了《安徒生文集》(1999年)和《安徒生剪影》(2005),包括他的自传、诗歌、散文、戏剧,以及剪纸和绘画等。他认为“只有全面地了解了安徒生的作品,我们才能真正地了解丹麦文化”,要求人们不要只把安徒生仅仅当作童话作家来看待,而是一位成就非常全面的大艺术家。由于他在介绍丹麦文学与安徒生童话两个方面的突出成就,1997年,林桦被丹麦女王授予“丹麦国旗勋章”,同时还获得“安徒生荣誉”奖。2005年安徒生诞辰200周年之际,林桦又被选为“中国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友好大使”。

 

           任溶溶分别是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两部安徒生童话全集的翻译者。作为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的任溶溶,对安徒生和安徒生童话有着特别亲切与深厚的情感,有着儿童文学作家独到的理解与表现。他以80高龄的人生体验与一颗赤子之心,用盎然的童趣和斐然的文采,重新翻译了《安徒生童话全集》。随着在国际安徒生诞辰200周年全球庆典活动中的展示并被收入丹麦国家图书馆,这部童话全集的出版,在促进中丹麦文化交流和推进我国童话创作方面的积极影响和独特价值,必将载入史册。  

     在童话之外,安徒生还是那个时代丹麦乃至欧洲文学界最为有名的小说家、戏剧家和诗人。人们称誉他是“丹麦第一位小说家”,评价他的戏剧成就“在小说和童话之上”,而他的诗歌《丹麦,我的祖国》被公认为“丹麦第二国歌”。所以我们说,安徒生首先是一位伟大的作家,然后才是童话之王。而100多年来,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一直误解着安徒生,把他只当作一个童话作家来看待,这样的情形再也不应该继续下去了。而消除人们偏见的最好做法,就是去读安徒生自己写的传记。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